吉爾伽美什(節選)


《吉爾伽美什》是古巴比倫文學的最高成就,也是目前已知的世界文學中的第一部史詩。全詩長3000余行,刻在十二塊泥板上!都獱栙っ朗病冯m然是世界上最早最古的英雄敘事詩,但這并不意味著它一定是最美的詩;毋寧說,在現代詩歌欣賞者的眼里,它還顯得十分淺陋。然而從世界名詩的角度來看,它卻處于當仁不讓的地位:不了解它,就稱不上對世界名詩有真正的了解,正如要了解中國詩歌就須了解《詩經》一樣。


第一塊泥板


一(A)

此人見過萬物,足跡遍及天[邊]①;
他通曉〔一切],嘗盡[苦辣甜酸];
他和[ 。菀煌邸 。;
他將睿智[ 。輰⒁磺校邸 。。
他已然[獲得]藏珍,看穿[隱]密,
洪水未至,他先帶來了訊息。
他跋涉千里,[歸來時已是力盡]筋疲,
他把一切艱辛全都[刻]上了碑石。
他修筑起擁有環城②的烏魯克的城墻,
圣埃安那③神苑的寶庫也無非這樣:
瞧那外壁吧,[銅]一般光亮;
瞧那內壁吧,任啥也比它不上。
跨進那門檻瞧瞧吧,是那么古色古香;
到那伊什妲爾④居住的埃安那瞧瞧,
它無與倫比,任憑后代的哪家帝王!
登上烏魯克城墻,步行向前,
察一察那基石,驗一驗那些磚,
那磚豈不是烈火所煉!
那基石豈不是七[賢]⑤所奠!
      (以下約缺30行)


補 充(H”)

自從吉爾伽美什被創造出來(?)
大力神[塑成了]他的形態,
天神舍馬什⑥授予他[俊美的面龐],
阿達特⑦賜給他堂堂豐采,
諸大神使吉爾伽美什姿容[秀逸],
他有九[指尺]的寬胸,十一步尺的〔身材]!


二(A)

他三分之二是神,[三分之一是人],
他的身形[
       (3—7行殘缺)
[ 。萑缤芭R话,高高的[。,
他手執武器的氣概無人可比,
他的<鼓>,能使伙伴奮臂而起。
烏魯克的貴族在[他們的屋]里怨忿不已:
“吉爾伽美什不給父親們保留兒子,
[日日夜夜],他的殘暴從不斂息。

[吉爾伽美什]是擁有環城的烏魯克的保[護人]嗎?
這是[我們的]保護人嗎?[(雖然)強悍、聰穎、秀逸]!
[吉爾伽美什不給母親們保留閨女],
[即便是武]士的女兒,[貴族的愛妻]!”
[諸神聽到]他們申訴的委屈,
天上的諸神,烏魯克的城主,[
“這頭強悍的野牛,不正是[阿魯魯]⑧創造的?
[他手執武器的氣概]無人可比,
他的<鼓>,能使伙伴奮臂而起。
吉爾伽美什不給父親們保留兒子,
日日夜夜,[他的殘暴從不斂息]。
他就是[擁有環城]的烏魯克的保護人嗎?
這是他們的保護人?[
(雖然)強悍、聰穎、秀逸(?)[
吉爾伽美什不[給母親們]保留閨女,
哪管是武士的女兒,貴族的愛妻!”
[阿努]聽到了他們的申訴,
立刻把大神阿魯魯宣召:“阿魯魯啊,這[人]本是你聽創造,
現在你再仿造一個,敵得過[吉爾伽美什]的英豪,
讓他們去爭斗,使烏魯克安定,不受騷擾!”
阿魯魯聞聽,心中暗自將阿努的神態摹描,
[阿]魯魯洗了手,取了泥,投擲在地,
她[用土]把雄偉的恩奇都創造。
他從尼努爾塔⑨那里汲取了氣力,
他混身是毛,頭發象婦女,跟尼沙巴⑩一樣<卷曲得如同浪濤>,
他不認人,沒有家,一身蘇母堪⑴似的衣著。
他跟羚羊一同吃草,
他和野獸挨肩擦背,同聚在飲水池塘,
他和牲畜共處,見了水就眉開眼笑。
一位獵人,常在這一帶埋設套索,
在飲水池塘跟他遇到,
[一]天,兩天,三天都是在池塘(跟他遇到)。
獵人望望他,他臉色僵冷,
他⑵回窩也和野獸結伴同道。
獵人(嚇得)顫抖,不敢稍作聲息,
他滿臉愁云,心中[煩惱]。
恐怖[鉆進了]他的心底,
仿佛[仆仆風塵的遠客]滿臉[疲勞]。


三 (A)

獵人開口[對其父]言道:
“父親啊,[打深山]采了個男妖。
[普天之下數他]強悍,
力氣[可與阿努的精靈較量低高]。
他[總是]在山里游逛,
他(總是)和野獸一同吃草,
他[總是]在池塘[浸泡]雙腳。
我[害怕],不敢向他跟前靠,
[我(?)]挖好的陷阱被他[填平],
我[設下的]套索被他(扯掉)。
他使獸類、野物[都從我手中逃脫],
我野外的營生遭到[他的干擾]!
[其父開口]向獵[人]授計:
“(我的兒呀),烏魯克[住著]個吉爾伽美什,
他的強大[天下無敵],
他有(阿努的精靈)那般的力氣。
[去吧],你動身[往烏魯克]去!
[到那里講講]那人的(威力)。
[去跟他討一名神妓⑶]領到此地,
[用更強的]魅力[將他降制]。
趁〔他給野獸]在池塘(飲水],
讓[神妓脫光]衣服,[展示出]女人的魅力。
他[見了]女人,便會[跟]她親昵,
山野里(成性的)獸類就會將他離棄!
[聆聽了]父親的主意,
獵人便動身去找[吉爾伽美什]。
他啟程,到了烏魯克:
“[ 。菁獱栙っ朗玻。
有個人妖[來自山里]。
普天之下(數)他強悍,
[他力氣之大]可與阿努的精靈相比。
他(總是)在山里游逛,
他總是和野獸一同[吃草],
他總是在池塘[浸泡]雙腳,
我害怕,不敢向他跟前靠。
[我(?)]挖好的陷阱被他填平,
[我設下的]套索被他扯掉,
他使獸類和[野物]都從我手中逃脫,
我野外的營生遭到他的干擾!
吉爾伽美什對獵人說:
“去吧,我的獵人,把神妓領去!
趁[他]在池塘給野獸飲水,
讓神妓脫光衣服,展[示出]女人的魅力。
見了女人他就會跟她親昵,
山野里成性的獸類就會將他離棄!
獵人領了神妓,
他們起身,照直走去。
三天頭上他們來到預定的地點,
獵人和神妓便各自在暗處隱蔽。
一天,兩天,他們坐在池塘的一隅,
喝水的野獸都到池塘來聚集。


四 (A)

野獸走近了,見了水就歡喜在心。
只見恩奇都——那山里來的野人,
和羚羊同把草吃,
和野獸同把水飲,
他也和動物一樣,見水就親。
神妓瞧見了(這個)莽漢,
就是(那個)來自遐荒的野人。
“是他!神妓啊,快袒露你那胸襟!
      (以下9—20行由中譯者刪去)
六天七夜他與神妓共處,
她那豐肌潤膚使他心滿意足,
他抬頭望了望野地的動物。
羚羊看見他轉身就跑,
那些動物也都紛紛躲開了恩奇都。恩奇都很驚訝,
他覺得肢體僵板,
眼看著野獸走盡,他卻雙腿失靈,邁不開步。
恩奇都變弱了,不再那么敏捷,
但是[如今]他卻有了智[慧],開闊了思路。
他返回來[ 。葑墼冢萆窦说哪_邊,
望著神妓的臉,
并且聆聽著她的語言。
神妓對恩奇都說:
“恩奇都啊,你是個[聰]明人,如同天神一般,
何必跟野獸在荒野游玩。
走吧,我領你到那擁有環城的烏魯克去,
去到阿努和伊什妲爾居住的神殿;
去到那吉爾伽美什仗恃他的膂力,
像野牛一般統治人們的地點!
如此這般一說,她的話有了效果,
他滿心歡喜,正希望有人做伴。
恩奇都便對神妓說;
“走吧,神妓!聽你的便,
去到阿努和伊什妲爾居住的神殿,
去到吉爾伽美什仗恃努力,
像頭野牛統治人們的地點。
我要向他挑戰,并且(對他)高聲地喊。


五 (A)

“‘唯有我最強大’,我[要]在烏魯克如此叫喊:
‘[我]連命運也能改變!
生在原野的[人無比強]健!
“[那么走吧!為了使他]和你[見面],
(我把吉爾伽美什的住處向你指點。)
[走吧,]恩奇都!到那擁有環城的烏魯克(去),
到那穿著祭服的人們中間,
(那里每)天,都舉行祭典,
那里[ 。菪』镒觽儯
還有神[妓 。葑藨B的(
為魅力所誘(引)而神怡心歡,
他們把大[車往大路]上[趕]。
熱愛生活的恩奇都啊,
讓你瞧瞧吉爾伽美什那個快活的好漢!
你瞧瞧他,瞧他那儀表,
大丈夫氣概,精力飽滿,
他渾身都是誘人的[魅]力,
他比你力氣更強健,
白天夜晚他都不休不眠。
恩奇都啊,要丟掉你的傲慢,
舍馬什給予吉爾伽美什的厚愛,
阿努、恩利爾,還有埃阿把他的智慧增添。
說不定你從山野到此以前,
吉爾伽美什早就在烏魯克把你夢見!
              趙樂牲譯
、龠@部史詩的開頭用的是“Sa naqba imuru”,因而曾
被命名為《見過萬物的人》。最初四行因缺損較多,各家
解釋也不同。海德爾(A. Heidel) 將最初兩行譯作“見過
一切的人,跟他學吧!啊,我的國土喲!知道萬國的人,
讓我贊頌你吧!”本書依據斯派薩(E.A.Speiser)的英譯,
肖特(A. Schott)的德譯,昆特諾(G.Contenau)的法譯等。
、凇皳碛协h城”是加在烏魯克之前的修飾語。
、蹫豸斂说囊徊糠,是獻給阿努和伊什妲爾二神的。此
二神在蘇美爾是安和伊南那,相當于主神及其女兒。
、苊琅c戰爭的女神,也是自然界生殖力的女神。關于她
的神話傳說頗多。
、萦小捌哔t”給上古美索布達米亞的七個城市帶來文明
的傳說。
、尢柹。
、哒乒芴鞖獾纳,或稱哈達德。
、嗾乒軇撛斓呐。
、崞鸪醴Q為尼恩吉魯斯神,是戰士、戰爭的神。
、馕骞戎。
、偶倚笾。
、浦付髌娑。(harimtu samhat)是古巴比倫
、窃囊鉃椤笆セ逆綃D”(harimtu samhat),是古巴
比倫神廟中從事賣淫的女巫,其收入歸神廟所有。


中國詩歌庫 中華詩庫 中國詩典 中國詩人 中國詩壇 首頁

胆组时时彩软件